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 May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最近我真的搞不懂了,為什麼總愛在夜裡做有關考試的夢,而且常常是因不會做試卷上的題,而在夢中苦苦掙扎。驚醒之後,望著黑漆漆的窗外,聽著身邊人的熟悉的呼吸就再難以入睡。 問過醫生,說常做考試的夢,是你經歷太多的考試或生活壓力過大。嗯,應試教育下成長起來的我,當然考試如家常便飯般,而且還算個中“高手”,只要重要的考試少有失手,要不然怎會有如今的成摞的各種證書?其中還真不乏有含金量很高的熱門證書。生活壓力誰都會有,或多或少,但我不承認我的生活壓力過大,我本性隨意逍遙,閒情逸致自然也不少。 我想世間大多數人的生活都很平凡:庸庸而且碌碌。庸庸如果是凡人的表象,碌碌便是小人物的常態了。生活本該很具體,甚至很瑣碎,我也不例外:偶爾關心一下股票漲跌,是因為我手中還有套牢經年的股票;加雜在人群中,在超市排隊買特價的大白菜,不僅僅是因為比鄰韓國友邦的大白菜已經售到每棵89圓人民幣,而使我對這昔日的平民菜不得不另眼相看,更因為我也有計較差價的小市民心理。 可擁有這些常人舉,並不妨礙我不停地做我的文學夢,我像鳥兒渴望飛翔一樣,渴望在文學的海洋裡暢遊。一旦沉浸在我喜歡的文字裡,一切困擾都會被拋到九霄雲外;只是讀書太多,有時憂鬱、有時意亂,不過,它們與幸福和滿足一起充盈著我的生活,成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這世界多的是喧囂和紛爭,少的是為心靈尋到一處寧靜之所在。我能在自己營造的文學小天地裡樂此不疲,這是一件天大的幸事,我始終沒有忘了走自己喜歡的路。 我不指望別人是否理解我的追求,就如有些植物永遠只生活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裡,開出一些自己喜歡的小花,獨自陶醉花開的瞬間,至於能不能結果,已並不重要,這些別人也包括他。曾聽到他以理性眼光指出我文章的矯情和虛幻,為了不願從自己編織的美夢中醒來,也為了“扞衛”文學的神聖,我繼而反唇相譏說他愈來愈俗,並且已到了不可耐的地步。在此情狀之下,他只得拍拍我的肩,不再置一辭,微笑著走開,忙他的去了,留下我獨自忿忿不平。因此上,我不常把我寫的東西,拿給他看。 想想這也怪我,當年的他,在冬日寒冷的海邊,一口氣背出了曹操的《短歌行》,很有一種豪氣。海上明月升起後,當我把孤篇橫絕的《春江花月夜》脫口誦出時,看得出他也是沉醉的……他笑說還是浪漫主義煽情,可男人還是應該現實些才是。但他此話中的深意,那時的我並沒有認真去思考。後來發現,我氾濫的感性和理想化,的確給他憑空找了不少麻煩,事情一出,多數情形下我便束手無策,大多選擇落荒而逃,丟給他了事,還得由他這個“俗子”來處理。 後來慢慢地了悟:他不是不喜歡浪漫。他沒有這樣去做,而是把這些都無私地留給了我。試想,兩個人都在忘情浪漫,家庭生活會是什麼樣子?不用說了,結果可想而知。 在一個少有的可相聚的週末,他從日忙夜忙中解脫出來,這對於他來講真是難得。於是乎,他不必那麼理性,我也不會被他笑作無可理喻。我們打開一瓶紅酒,不約而同找著一種感覺。我喜歡紅酒,原因嘛,光看那些盛酒的瓶子和高腳杯就夠了,那是專屬於雅致的形狀——高挑且誘惑,與笨重直白的白酒瓶子及其低矮的酒具不可同日而語。 幾杯之後,他的眼睛亮了起來,人也變得有些異樣。我突然想起了我們初識的歲月,他的眼神,分明就是今晚這樣的,沒有一絲的遮擋,一覽無餘。他此時是全然放鬆的,他望著我說,真美的夜色,我們一起來把《春江花月夜》誦一遍,那感覺一定絕妙!誰來第一句? 這便是我有關微醺的記憶,可那與飲酒無關。 文章來源:《媽媽寶寶》 |家有NIMO初長成 |馬儷美容醫生的部落格 |陳希我 偽部落格 |頤家ido_007的BLOG |章良坤的BLOG |會飛的糖果眼淚 |The Carpetbagger |St. Petersburg Times Online Journal |男性健康保衛站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