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我沒有留下什麼,在這次突然的冒犯。 突然間發現只有成魔了,像是這個眼前的美景就是上帝誘傷的眼波。 眾魔嚎啕,義無反顧的撲向。 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。 在並不多彩的江南的早春,就突然的走過,這風景黯然的西子湖畔。 這算不上是一次順利的邂逅,在路上輾轉了好幾班公交。但仍舊滿腹的欣喜,要知道我早有目睹西湖早春的心願了。曾幾何時只在這樣的詩句中去過,“亂花漸欲迷人眼,淺草才能沒馬蹄。”我想那花是醉了遊人的喜顏,遊人定是愛上沁人的糜芳。我便駕以寶馬,我噠噠的馬蹄不是美麗的錯誤,是投身不回的執著。 我快樂的輾轉,臨賞著沿途的風光,很快就到了。 今天天氣並不晴朗,有縷縷薄霧。湖面上的遊船像雲天裡的飛鳥,若隱若現。遠處的高大的建築物,像一個個蒙這菱紗的阿拉伯少女。一條長椅,我就在湖畔靜靜的想,我不知道這樣絕世的美景此身能有幾回見。我帶著半點於世不入的羞澀,就這樣躺進她不設蜜糖的懷抱。總是突然起傷,因為我不知道我下次在來的時候是怎樣的一種風情,總是若有所失,因為我不知道我是有幸還是僥倖。可能我回到以前的一個時間點,就知道我下次來會是什麼一個身份了。像是一切美好只有站在歷史的舞台才能全收眼底。 不該呆在一個地方,我又開始倘佯。一籠煙柳,一座小橋,一段小路,又是煙柳,又是小橋,又是小路。去過西湖的人應該都有如此感受吧!白堤可愛的睡在西湖的柔波了,蘇堤溫婉的梳洗著綿長的柔髮。漫步於此,不禁深感靈魂浸在聖泉之中,在經過一番洗禮後人就輕鬆多了。水汽氤氤,微風玲玲,柳條裊裊,水波粼粼,這夢一樣的西子湖畔,又怎樣痛著一個個離人的步履。是否揮手就能遺忘?是否回首就能割捨?是否拭淚便能不再惦記天堂的美好?這本不該有所糾結的,只是又有了這樣的傷:“紅顏無罪,只是太美”。 不該帶走什麼,應為他就在那。 不該留戀什麼,應為他在那有千年了。 不必拭淚,那洋洋的西湖水不需苦澀的味道。 不必回首,那緘默的遠山點著夕陽燈籠早睡了。 我…… 確實什麼也不必留下,他的美無須惦記,他就永遠的在那裡,不動不移…… 我突然冒犯, 就讓我拖著疲憊的不捨離去,當給我幸福的懲罰…… 文章來源:花婆婆方素珍繪本學苑 |微笑陽光兔的BLOG |樂在途中的BLOG |胡潤的BLOG |整形專家劉成勝教授 |老軍醫的BLOG |buzzweblogs |health生活 |仝醫生 |性小康時代-李扁的部落格 |